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这件事比中美商业战重大得多 都不是一个数目级 台湾
发布日期:2021-05-17 20:23   来源:未知   阅读:

  原题目:这件事比中美贸易战严重得多,都不是一个数目级!

  美国总统特朗普16日在《台湾旅行法》(HR535)上签字,这个法案已正式生效成为法律。此前,外界预测特朗普会以“不露声色”的方式(即不签署也不驳回的方式)让《台湾旅行法》自动生效,不过他在16日下昼还是取舍以签署的方式使法案生效。中国社会迷信院美国研讨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现,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是继1979年美国《与台湾关联法》通过以来“最为重大的破法进级”。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刘国深以为,在政治、军事、经济层面,中方要拿出各种反制办法来应答。

  《台湾旅行法》中写了什么?

  自1979年“美台建交”以来,台湾地区的引导人、外事部门负责人、防务部门负责人至今都无奈“访问”华盛顿,而美国派官员赴台,也会避开敏感的军事防务部门,多以商务、教导部门之间的交换为主。而这次签署的《台湾旅行法》就是打算对这种受限的高层级官员“互访”进行解禁。

  《环球时报》记者在美国国会官网看到,这则编号为“H.R.535”的法案中写着,美国国会认为:

  “1979年制订的‘与台湾关系法’,已连续37年,成为美国与台湾关系的基石,是西太平洋地区和平与安全的支柱。”

  “‘与台湾关系法’发布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固合乎美国的政治,安全和经济利益。”

  “美国认为,任何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与平安形成要挟的影响台湾前程的行动,包括抵制或禁运,美国都严峻关心。”

  “台湾自八十年代后期以来,已经胜利地实现民主的重大改变,并成为‘亚洲民主的灯塔’,台湾的民主成绩鼓励了该地区的很多国家和国民。”

  “美国拜访一个‘国度’内阁成员和其余高等官员是美国和这个‘国家’之间接洽广度和深度的一个指标。”

  “自‘与台湾关系法’公布以来,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因为美国与台湾高层互访的自行限度而导致高层沟通不足。”

  因而,美国国会请求:

  在观点上,“美国政府应勉励各级美国和台湾官员互访。”

  在政策上,“1、容许美国政府各级官员,包括内阁级国家保险官员,个别军官和其他行政部门官员前往台湾与台湾同行会见;2、许可台湾高级官员在有尊严的前提下进入美国,并会面美国官员,包括国务院、国防和其他内阁机构官员;3、激励台北市经济文明代表处和台湾设立的其他机构在美国发展业务,包含波及国会议员,联邦,州或处所政府官员参加的运动,台湾的任何高级官员都可加入。”

  为什么特朗普要拖到最后一刻才签署?

  2018年1月10日,《台湾旅行法》草案就已在美国众议院通过,2月7日,获参议院外委会通过,2月28日,该法案又在与其他提案独特包装下,在参议院无异议过关,并在3月5日由白宫交给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

  依照美国法律,假如美国总统特朗普未签订也未否决由国会两院通过并提交的《台湾旅行法》(HR 535),该法案于10天后自动生效。此前,外界猜想特朗普会以“不留余地”的方法(即不签署也不驳回的方式)让“台湾旅行法”主动生效,不外他在16日下战书仍是抉择以签署的方式使法案生效。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为什么特朗普要拖到最后才签署?首先可能因为他自己最近很忙,美国产生的事件良多,比方换掉国务卿、动员中美贸易战等。还有一种起因是特朗普可能也在张望。但特朗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就意味着在这个问题上他不愿跟国会作对,另外也表明,他是持赞成的态度。这个是很明白的。“本来许多人猜测,感到他应该是不会签署,而后甚至会发一个申明表示继承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但现在,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台湾旅行法》有没有法律效力?

  会产生哪些负面影响?

  “当然有法律效率了!”在接收《环球时报》采访时,袁征斩钉截铁地说,有人说此法案“不约束力”,可能是说美国行政部分在履行的时候能够依据详细情形来办,有这样一个空间。但问题是,《台湾旅行法》究竟是作为法律通过了,而且当初特朗普冠冕堂皇地签了,当然就有法律效力跟束缚力了。

  袁征认为,首先,《台湾旅行法》的签署,是继1979年美国《与台湾关系法》通过以来“最为严重的立法升级”,它把中美关系政治基本缓缓地掏空了。“长期以来,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操作是不断升级的。在暗斗停止之后,偷偷做了很多所谓低调的行为,甚至机密进行美台军事关系整合互动,很多时候是只做不说,但从前是无法可依,现在变成了‘有法可依’!”

  其次,《台湾旅行法》签署后,美国盼望借此让中国的外交及各种资源一直围着它转,作为一张牌不断敲打中国。“未来如果一个机构、智库或高校邀请蔡英文访问美国,当有人阻拦她的时候,美国行政部门就会说‘问题很大’,由于阻挡可能引来法律官司。而且,每次碰到这种情况,中国都要禁止,要去发动各种力气,美国可以让你的外交和其他各种资源围着它来转。”

  此外,袁征指出,该法案通过后,台湾岛内的“台独”分子会很愉快,“台独”权势会气焰更盛,会使局面更加恶化。在国际上,会还构成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就说你不做反映的话,其他国家会有可能效仿跟进。”

  中国应当怎么办?

  在袁征看来,中美两国之间的商业问题没有台湾问题严峻,“贸易问题的话,实际上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特朗普终极重视的是什么?他最看重从海内政治角度来考虑问题,对他来讲,可能持续执政最主要的就是美国经济。而两个大国之间的贸易战不仅仅会影响中国,美国乃至全部世界都会受冲击,特朗普不可能不考虑到。”袁征告知《环球时报》记者,然而,在台湾问题上就没有任何余地,因为跟台湾问题比拟,无论从政治影响还是其他方面来看,贸易战都不是一个分量级的。

  厦门大学台研所所长刘国深在接受采访时向《环球时报》表示,必需要确定,这件事对中美关系发生了十分严格的挑战。可以认为,这次事件是1979年《与台湾关系法》之后,中美对于台湾问题最大的一次变动,对中美关系带来极大的不安宁因素。但是,如果台湾方面认为特朗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就象征着“台湾官员可以自在出入华府”,还是言之尚早,美国还是只把台湾当一张牌来打。

  刘国深说,中国必定要在这个问题上给美方强有力的还击。台湾一些代表性的政治人物到美国或一些敏感地域去,会摇动中美关系的基石,对国际秩序带来新的挑衅。如果美方不顾中国的好处,中国也没必要斟酌太多美国的感触。“这个世界不是单极世界,中方要在政治、军事、经济上要拿出各种反制措施。”

义务编纂:张建利